更新于:2018-07-09

日本是光伏应用最早的国家之一,在2004年施罗德政府颁布《可再生能源法》推动德国成为最大光伏市场以前,日本一直是最大的光伏应用国,国民环保意识较强,在没有政策且光伏组件价格非常高的情况下就开始应用太阳能发电了。但光伏行业真正在全球范围大规模推广之后,日本政府却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没有什么动作,被德国反超。

2011年3月11日,经历大地震引发“福岛核事故”之后,日本政府和民众开始更加重视发展光伏等安全的清洁能源,减少对核能的依赖。2012财年,METI通过“支持引进住宅光伏系统的补贴措施”、“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补贴政策(FIT)”以及“引进可再生能源发电系统作为部分恢复措施的补贴计划”等支撑项目或措施来推动光伏电站在家用住宅和工商企业屋顶的普及。

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数据,2017年日本新增光伏装机7.5吉瓦,比2016年(+8.0吉瓦)下降6.3%,这已经是2015年(+11.2吉瓦)以来连续第二年市场萎缩。由于补贴的退坡,日本居民屋顶光伏热已经退烧,未来主要市场是大型光伏项目。

图中为2007—2012年日本年平均辐照量

日本的日照量约为4.3至4.8千瓦时/(平米/天)

2018年7月3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新修订的“能源基本计划”。新计划明确将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定位为“主力电源”,要在2030年实现把可再生能源发电在总发电量中所占比例提高到22%至24%的目标。此外,对于福岛核电站事故后饱受争议的核电,新计划将其定位为“基本负荷电源”,将其比例确定为20%至22%。其中,关于可再生能源发电计划指出,随着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迅速下降,发电成本较高的问题正在逐渐消失。日本在2012年7月实施固定价格收购制度以后,太阳能发电迅速普及。

2017年,日本市场装机量7.5GW。由于2018年4月1日以后日本进一步下调了FIT补贴,从24日元下调到21日元/kwh,下调幅度12.5%。日本是高BOS成本地区,所以即便组件价格大幅下滑,实际的电站建设成本下滑幅度远小于组件价格下滑幅度,这就致使日本的光伏电站运营服务商无利可图。

去年,日本有98家光伏电站运营服务商破产,是日本史上的破产高潮。由于这些公司是光伏电站推广主体和建设主体,他们的大量破产必然会导致日本今年的光伏装机量更进一步减少;组件价格的超预期下滑会一定程度上抵消负面影响,所以预估2018年日本的组件需求为5GW。

10kW以上光伏电站
10kW以下电站

日本是光伏行业的领先制造商。日本太阳能公司包括:京瓷、三菱电器、三菱重工业、三洋、夏普太阳能、Solar Frontier和东芝。

日本目前按照区域划分,一共成立了10家电力公司,分别是:东京电力公司、北陆电力公司、中部电力公司、关西电力公司、四国电力公司、线上威尼斯人官网电力公司、九州电力公司、东北电力公司、北海道电力公司以及冲绳电力公司。

由于日本开展了零售侧竞争,新成立的电力零售商在与电力公司争夺终端客户。目前,仅在东京电力公司范围内,电力零售商已经从电力公司夺走了1600个大客户,用电容量超过250万千万。电力公司为了提高竞争力,主动通过加强管理、优化运行和提高经营效率等措施,降低终端电价。从1996年以来,东京电力公司已经多次下调电价,下调幅度超过30%。关西电力公司从1990年起,电价已经下调约10%。由于电力公司在发电资产和客户数量方面占有绝对优势,因此,电力公司的降价行为也能促使电力零售商和独立发电厂降低电价,使电力市场竞争进入良性循环。

电价方面,以东京电力为例:每个月的电费是基本费用、用电量费用、促进太阳能发电附加费和促进光电发电附加费(“PV附加费”)等费用的总额。基本费用取决于协议电流数或协议电力,而用电量费用按照用电量进行计算。用电量按照燃料费调整单价进行调整,加上或减去燃料费调整金额。根据诸如“关于电力公司购买太阳能电力的条例”等规定,“促进太阳能发电附加费”按照每个会计年度所设定的“促进太阳能发电附加费单价”相加到顾客的每月电费缴纳单。根据购买光电发电的超量额,东京电力公司将支付给住宅太阳能发电机的全额费用作为“PV附加费”,转嫁到所有的电力用户。燃料费调整单价被设计为适应最近燃料费的变化,根据一定标准,诸如随着外汇汇率的波动,按照原油、LNG(液化天然气)或煤炭的费用的升降,对电费作自动调整。

日本光伏实地考察全纪录 想进日本市场看看日本人在想什么?

博聚网